首頁 綜合新聞 湖南新聞

【嘉裏快遞香港】“護鳥鬥士”李劍志:一個洞庭湖人20年的生態救贖

2018-05-20 17:24 華聲在線 潘梁平 何昊偉 魏欣

李劍志在洞庭湖濕地拍攝鳥類。李劍志供圖

攝影展上,年輕的學生被李劍志拍攝的洞庭湖鳥類圖深深吸引。

李劍志拍攝的洞庭湖精靈。

華聲在線5月18日訊(記者 潘梁平 實習生 何昊偉 魏欣)李劍志,一位來自湖南益陽南洞庭湖邊的普通數學老師和攝影愛好者。過去20年,拍鳥護鳥,佔據了李老師大部分的業餘時間。他將拍攝的珍貴鳥類圖片製作成冊,先後出版了《洞庭百鳥圖》和《洞庭湖鳥類圖譜》兩本圖集,並在清華大學、山西平遙以及省內各個學校和社區舉辦愛鳥護鳥攝影展兩百多場。李劍志,也因此成為洞庭湖鳥類研究資料的調查人與蒐集者。

16日下午,在煙波浩渺的洞庭湖畔,“美麗中國長江行—共舞長江經濟帶•生態篇”網絡主題活動湖南站媒體團見到了李劍志。他説,萬鳥常駐洞庭湖,是他此生最大的夢想。今年9月,李劍志的第三本護鳥圖集就將出版。

直面過去,那是曾經罪惡的自己

因為要趕往深圳參加朋友的攝影展,李劍志比原定計劃提前接受了媒體團的採訪,年過半百的他雙鬢微白,高個,身材偏瘦,沉穩幹練,不苟言笑。因為結束採訪後就要直奔高鐵站,所以他穿着平時不太愛穿的白襯衫和西褲,而裸露在外的古銅色皮膚,則是他過去二十年與洞庭湖鳥兒們同呼吸共命運的最好印證。

“我以前有獵槍,也打過鳥。”李劍志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讓記者頗覺不可思議,眼前的這位“護鳥鬥士”居然還有這樣波折反轉的心路歷程。

“七、八十年代,農村比較窮,家裏人口又多,打只鳥回來可以改善全家人的伙食。”李劍志説雖然於心不忍,但還是一次次扣下了罪惡的扳機。

“現在回想,那時候的自己真的可笑也很可悲,為了保自己的生活,斷送的卻是別的生命的生存權利。”李劍志説道。

放下殺鳥的長槍,拿起護鳥的“大炮”

90年代初,李劍志主動把獵槍上繳給了當地公安機關,作為老師,他也無數次在課堂上教育學生們要愛鳥護鳥,但這樣的效果收效甚微。“當時,整個洞庭湖區,打鳥、毒鳥、網鳥是很平常的事,幾乎隨處可見。”李劍志一直在想着能用一個更好的方式來改變這種局面。

1999年,益陽沅江市泗湖山區農民黃遠富撿到了一隻受傷的猴面鷹,拒絕重金收買,並把它交給了動物保護組織。愛好攝影的李劍志當時給黃遠富和那隻鳥拍了一張照片,刊發在《益陽日報》。報道反響很大,人們紛紛為黃遠富的善舉點贊。這件事情也在李劍志心裏種下了種子,“我何不通過自己拍攝的鳥類照片來喚醒更多的人愛鳥、護鳥呢?”從此,李劍志毅然拿起相機,開始了他的拍鳥生涯。

這一拍,就是二十年,曾經對準鳥兒的槍口變成了攝像機的鏡頭“大炮”,不再扣扳機的手則用快門定格了超過百萬張洞庭湖鳥類圖。

美到令人窒息,洞庭湖同屬於這些鳥類精靈

如今,洞庭湖大約棲息着340種不同的鳥類,小到麻雀、燕子,大到天鵝、白鶴,李劍志已經拍到近300種,他希望能把剩下的鳥都拍全。

“真的美到令人窒息,每次看到鳥兒成羣結隊地在洞庭湖上飛行,都會感覺到心靈被淨化。”李劍志説洞庭湖應該同屬於這些精靈般的鳥類。

雖未能親身前往洞庭湖心觀百鳥齊鳴,但透過李劍志的攝影作品,也能感受到那份來自洞庭湖深處的震撼。

數百萬張照片裏,李劍志非常喜歡一張名為“大餐”的照片—— 一隻體形類似麻雀大小的黃腹山雀,嘴裏叼着一條約5釐米長的青蟲,停在一根細樹枝上。“這麼小的一隻鳥,居然能叼那麼大的蟲子。”李劍志説:“洞庭湖有它自己的法則,人類不是上帝,人類也應該遵循法則生存。”

2005年,李劍志出版的《洞庭百鳥圖》,填補了湖南省鳥類學方面的一個空白,該書榮獲湖南省第二屆科普作品獎圖書類二等獎。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官員考察洞庭湖濕地生態時,看到了這本書,稱讚其對洞庭湖生物多樣性的保護與研究意義重大,期望能夠譯成英文,推動世界各國進一步加強濕地生物多樣性的保護。

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南大學教授何繼善為他撰寫了“劍膽琴心攝百鳥,志高望遠研洞庭”一聯,併為其《洞庭百鳥圖》和《洞庭湖鳥類圖譜》等題寫書名。

險葬身洞庭湖底,好在前行不曾孤獨

受季節、氣候、環境、光線等諸多因素的制約,再加上洞庭湖鳥類格外警覺,野外拍攝鳥類十分困難而艱辛,李劍志為此吃了不少苦頭,甚至還險些葬身洞庭湖底。

2004年正月初六,為了拍攝天鵝、小白額雁等珍禽,李劍志頂着寒風,獨自騎摩托車數十公里,來到東洞庭湖自然保護區的最南端。白天他躲在洲灘上守候大雁遊近,晚上則借住在別人的鴨棚裏。鴨棚四面漏風,一張簡陋的牀,一牀禁不住風的薄棉被,李劍志被凍得全身冰冷。為了拍到成羣大雁在水中嬉戲的鏡頭,他獨自一人駕船來到湖心,守候了整整6個鐘頭,直到手腳凍僵、鼻涕直流,才如願以償。

還有2010年7月的一天,李劍志獨自租了一條船到南洞庭湖拍鳥,下午返回時,天邊烏雲滾滾,暴風雨驟來,因在湖心無法靠岸躲雨,他與船主只能頂風開船,在湖中同暴風雨搏鬥了近兩個小時才幸運地靠了岸,差一點葬身洞庭湖。

20年拍鳥生涯,行程萬里,歷險無數,不過好在一路走來,李劍志都不是孤身一人。他的愛人胡愛雲女士一直非常支持李劍志的夢想,一有時間就會跟他一起前往洞庭湖野外拍攝。

其身正,不令而行。2015年3月,李劍志號召成立了沅江市環保志願者協會,一時間應者如雲。“很多洞庭湖區的老漁民也加入了我們的協會。”李劍志介紹,“近兩年,洞庭湖區的鳥兒明顯多了起來,特別是去年清退了歐美黑楊修復了湖區濕地後,來過冬的候鳥數量有了明顯改觀。曾經氾濫的毒鳥、網鳥等非法行為也得到了有效控制。”

李劍志説20年的拍鳥護鳥之路,是作為一個洞庭湖人的生態救贖之路。從李劍志身上,我們看到的是洞庭湖人對於生態保護的偏執,是湖南人對於生命的敬畏與尊重。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